黃金市場或在2022年出現上行走勢?
2021-07-20 19:08
黃金   走勢

微信截圖_20210720190801.png

2021年6月28日,《巴塞爾協議III》對歐盟、瑞士和美國的銀行生效。2022 年1月1日,它也將對英國銀行具有約束力,是時候在黃金市場概覽中討論這個問題了。

讓我們首先解釋一下《巴塞爾協議III》,這是在 2010 年大衰退暴露出全球金融體係的一些“缺陷”後達成的一係列金融改革。此名稱來自位於瑞士巴塞爾的國際清算銀行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第三個巴塞爾標準背後的主要思想是加強銀行資本要求,用以製約商業銀行承擔的風險並防止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的再次上演。

更謹慎的商業銀行的想法是光榮的,但《巴塞爾協議III》與黃金有什麼關係?首先,實物黃金或已配置黃金可以被視為無風險資產。正如我們在巴塞爾框架(第192頁)中所讀到的,“根據國家的自由裁量權,在自己的金庫中持有的或在一定程度上由金條負債支持的分配基礎上持有的金條可以被視為現金,因此風險加權為0%”。

這項改革若現在實施並單獨分析,將會對黃金有利,將黃金視為無風險資產會使其成本更低,對銀行持有黃金有更大吸引力。這項特別決定的宣布可追溯到2017年,實施則追溯到2019年4月,這一聲明並沒有導致金價上漲。

現在這一變化將伴隨著另一個規則。這就是淨穩定資金比率要求,它要求銀行持有足夠的穩定資金來覆蓋其長期資產。關鍵的分支是,新規定要求銀行將未配置黃金的85%作為穩定的資金。也就是說,清算銀行進行的貴金屬交易現在必須有85%的黃金來作為後盾。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準備金率已經從《巴塞爾協議III》之前的0%提高到了85%。正如框架(第977頁)中提到的,“分配85% RSF[需要穩定資金]因素的資產包括:(…)實物交易商品,包括黃金”。

比如,我們來假設一家銀行存有100億美元的黃金頭寸,其中20億是已配置的黃金,80億是未配置的黃金。根據《巴塞爾協議III》,已配置的黃金是不錯的,未配置的黃金則被認為和股票一樣存在風險,銀行必須提供價值85%的抵押物,無論是現金還是實物黃金。

另外,對銀行業也存在直接影響。未分配黃金的處理將變得更加昂貴,破壞巴塞爾協議之前的黃金業務模式。因此,一些銀行將退出貴金屬市場(加拿大豐業銀行已經退出),而剩餘的清算銀行將被迫提高收費成本,或提高股東權益,以提供所需的準備金。

還有對黃金的間接影響更加難以預測。一些分析師認為,《巴塞爾協議III》將衝擊貴金屬市場,導致金價下跌。原因是新的框架降低了未分配的黃金的吸引力,而未分配的黃金發揮了一些有價值的功能,如為黃金生產商、精煉商、珠寶等提供流動性。因此,黃金市場的流動性將下降,這將降低黃金作為投資組合元素對所有潛在投資者的吸引力。

根據《巴塞爾協議III》,在銀行資產負債表上持有黃金的成本增加,就會破壞貴金屬的清算和結算係統,從而損害了依賴於未配置黃金市場的那部分黃金需求。

還有一些人聲稱,《巴塞爾協議III》將從根本上看漲黃金,尤其是實物黃金。理由如下:新規定將降低黃金衍生品交易的盈利能力,減少未配置的紙黃金供應。與此同時,由於實物配置黃金是一種無風險資產,市場參與者將從紙幣黃金轉向實物黃金,從而推高其價格。隨著像紐約商品交易所黃金期貨和倫敦LBMA期貨這樣的紙黃金衍生品價格受到抑製,實物黃金的重要性將會上升,黃金的真實價格將會上升。換句話說,《巴塞爾協議III》被認為會導致實物金屬的流動性緊縮,從而推高金價。

綜合得出,這種觀點假設存在著係統性價格抑製,但未得到證實。我們可以持有看漲的觀點,而無需假設價格操縱。這是由於未分配黃金賬戶的功能類似於部分準備金銀行:銀行隻在賬戶中存入部分黃金。但現在,準備金率從0%上升到了85%,這意味著無擔保黃金頭寸的供應將不得不減少(或者銀行將不得不購買更多實物黃金或其他無風險資產來支持它們)。換句話說,為了滿足NSFR的要求,銀行會試圖補平黃金空頭頭寸;而黃金供給的減少應該會提高它的價格。

但是,筆者懷疑黃金多頭對《巴塞爾協議III》抱有的希望有些誇大了。它不一定會改變黃金價格——相反的是,我們隻會看到清算銀行減少,剩下的銀行收取更高的費用,黃金市場的流動性降低。對實物黃金的更強勁需求並不一定會轉化為金價的上漲,因為這是由國際“票據”市場決定的。

還有,對黃金風險權重進行重新分類的公告並沒有使黃金價格飆升。黃金的價格在2019年確實開始上漲,其原因很可能是由美國央行的鴿派180度大轉彎造成的。所以近期的監管改革並不一定會推高金價,如果美聯儲收緊周期的預期增加、實際利率上升的話。不過有可能在晚些時候,大概2022年(巴塞爾協議III最終在英國生效時),可能金價會出現一些上行走勢,因為那個時候大多數未配置的黃金都在倫敦黃金市場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