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扳倒IMF總裁隻因她“不以中國為死敵
2021-09-29 20:48
國際貨幣   全球信任   基金組織   


9月27日,“休克療法”之父,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傑弗裏·薩克斯(Jeffrey Sachs)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發文,聲援深陷“給中國提《2018年營商環境報告》排名”風波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裏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

薩克斯指出,格奧爾基耶娃現在正受到麥卡錫主義的迫害。這些國會議員並不關心是否有“政府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世界銀行施加壓力以提高排名”。畢竟,美國經常這樣做。他們關心的是這些機構會不會做任何有利於中國的事情。

他警告美國,如果它屈服於這種歇斯底裏的反華情緒,隻會“重創”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是一個披著多邊主義外衣,實際上由美國領導的機構。中國、俄羅斯等國將更傾向於另起爐灶,這將嚴重衝擊現有的全球信任、金融穩定和多邊主義。

這一切的導火索是美國威凱平和而德律師事務所應世界銀行道德委員會要求編寫的一份報告。報告稱格奧爾基耶娃在世行任職期間動用權力向手下員工施壓,致使員工修改報告方法以提高中國的分數,最終在2017年10月發布的《2018年營商環境報告》中,中國的排名比最初報告草稿中的排名上升了7位,排名78。

文章首先指出,對格奧爾基耶娃的攻擊不是因為世界銀行數據的所謂“神聖性”,也不是因為她擔任世界銀行首席執行官期間的管理質量,而是關係到中國在一個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多邊機構中所扮演的角色。

這在三位共和黨國會議員致美國財政部長耶倫的信中充分體現出來。信中稱,“中國認為應該在這些國際組織的運作中擁有更大的發言權,但缺乏對多邊價值的承諾,因此不能允許這樣做。”

信中還誹謗中國在追求自身利益的過程中損害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等多邊機構,甚至要求就格奧爾基耶娃與中國代表的互動進行報告。這些都反映了美國對中國的著魔程度與日俱增。

在薩克斯看來,這些攻擊是赤裸裸的政治壓力。 2018年,世界銀行項目負責人、前哈佛大學教授尚塔·德瓦拉揚明確否認格奧爾基耶娃對他和他的團隊施加了任何壓力。她辭職後,在中國營商環境報告中的排名飆升至第31位,進一步說明2018年的排名絕非偶然。

更諷刺的是,加入世界銀行的美國新共和黨人大衛馬爾帕斯取消了2021年營商環境報告的發布,中國在該報告中的排名上升至第25位。 此人曾表示對過去兩年中國排名上升的擔憂。

文章進一步指出,美國國會經常向聯邦政府和世界銀行工作人員施加壓力,要求向美國支持的政權分配數十億美元(例如,向美國占領下的阿富汗提供了53億美元) .同時,它還試圖禁止向那些與中俄關係密切但財政困難的政權提供資金。

此時,美國國會很多人(或許是大多數人)不僅不反對美國這樣做,反而用放大鏡譴責一切可能對中國有利的行為。

QQ截圖20090102120531.png

看到格奧爾基耶娃被麥卡錫主義迫害,拜登政府選擇袖手旁觀,因為它不想挑起與共和黨和反華民主黨更多的鬥爭。薩克斯擔心反華勢力想要製造足夠的噪音,讓其他人得出結論,為了組織的利益和和平與安寧,格奧爾基耶娃必須下台。

他警告說,向歇斯底裏的反華情緒投降不僅危險而且代價高昂。因為美國國會中有很多單邊主義者,在他們看來,如果美國不能控製一個國際機構,就應該離開它,就像美國退出巴黎協定、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人權一樣。特朗普執政期間的議會

時期。 因此,對他們來說,美國必須控製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一旦他們成功,格奧爾基耶瓦拉下台,IMF的多邊主義將被證明是“徒勞的”,中國、俄羅斯等國將更傾向於另起爐灶,這將嚴重衝擊現有的全球信任格局, 金融穩定和多邊主義。

薩克斯擔心世界可能很快回到 1930 年代金融和貨幣民族主義的時代,這加深了大蕭條,使世界走上了世界大戰的道路。

他寫在文章的最後,希望我們離這樣的結局還很遠。 對格奧爾基耶娃的指控是站不住腳的。 IMF 的多邊主義對全球金融穩定至關重要。 它不應該屈服於國會歇斯底裏的反華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