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教育治理現代化的守正創新
2021-10-11 14:03
職業教育   

據媒體報道,今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對職業教育工作的重要指示中強調,“在全麵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職業教育前途廣闊、大有可為”“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加大製度創新、政策供給、投入力度”。在“十四五”期間,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職業教育迎來了全麵開啟職業教育現代化建設新的偉大進程,職業教育向治理能力現代化、類型特色鮮明、製度完備、高水平辦學、高質量發展邁進。

職業教育是國民教育體係和人力資源開發的重要組成部分。進入新時代,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把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強化頂層設計,加大支持力度,推動教產融合,逐步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現代職業教育體係。“十三五”期間我國重點建設了197所特色高水平職業院校,培養出大規模的技能人才,營造了皆可成才、人盡其才的良好環境,為經濟高質量發展和促進就業、改善民生作出了巨大貢獻。

職業教育與經濟社會發展聯係最緊密、最直接。“十四五”發展任務更重、挑戰更多。做大做強做優實體經濟,促進就業創業創新,解決發展主要矛盾、創造高品質生活,都需要大量技能型人才,離不開大力弘揚工匠精神,職業教育前途廣闊、大有可為。與此同時,職業教育發展過程中,教育課程與經濟發展有些脫離的問題仍然存在,人才培養與實際使用相對脫節的情況沒有根除,必須依靠深化改革消除體製機製弊端,奮力推進職業教育現代化。

功以才成,業由才廣。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係,要校準航向,堅持黨的領導,堅持正確辦學方向,堅持立德樹人,為現代化建設培養更多德才兼備的技術技能人才;要瞅準方向,著眼大局、著力創新,緊密結合技術變革和產業升級需要,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深化“三教”改革,形成人才培養和實際需要的良性循環;要把好導向,在全社會營造崇尚工匠精神的氛圍,建設一批高水平職業院校和專業,推動職普融通,為國家發展輸送更多棟梁之才。

教育興則國家興。職業教育是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的重要基礎,在教育體係中的作用不可替代。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加大製度創新、政策供給、投入力度,弘揚工匠精神,培養更多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推動職業教育提質培優,提高技術技能人才社會地位,把“大有可為”的殷切期盼轉化為“大有作為”的生動實踐,為全麵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人才和技能支撐!

37-1.jpg

然而,職業教育治理的體係建設和能力水平與社會對職業教育的期望相比仍存在差距,表現在職業教育改革所需配套製度政策尚須健全、產教深度融合的難點仍未突破、行業指導職業教育能力和職業證書的公信力有待提升等方麵。職業教育治理現代化是職業教育現代化進程中的關鍵,事關職業教育的頂層設計,需要從多個方麵改革創新,攻堅克難。

第一,職業教育治理體係中要發揮黨的領導優勢,加強黨對職業教育工作的全麵領導。


“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由於職業教育改革的跨界性、複雜性,隻有堅持黨的領導才能切實增強職業教育改革的係統性、整體性、協同性,才能全麵提高國家職業教育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職業教育體係應該包括職業院校係統和職業繼續教育係統,是超越部委職能條塊分工的,需要加強黨的領導,才能改變目前雙係統中一強一弱的局麵,提高技術技能人才待遇,暢通職業發展通道,增強職業教育認可度和吸引力。職業教育也是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重要領域,要充分發揮黨組織在職業院校的領導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保證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正確方向,牢牢把握立德樹人的根本,全麵推進職業教育領域“三全育人”綜合改革,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培養合格的勞動者和接班人。


第二,深化完善政府主導、行業指導、企業參與、學校辦學、社會支持的全社會合作推進職業教育的現代化治理體係。


各級政府部門要深化“放管服”改革,加快推進職能轉變,由注重“辦職教”向“管理與服務”過渡,從直接抓項目頒獎項搞大賽的忙碌中解脫出來,成為職業教育治理的設計師。職業教育領域的政府職責主要是統籌規劃、製定政策、支持保障、依法依規監管等。健全政府主導、多元主體參與、分工協作的職業教育培訓質量保障體係,培育職業教育服務體係。明確界定相關治理主體的權責義務邊界,構建協調互利的和諧關係,給地方政府和院校較為充分的自主空間。形成“政府統籌管理、學校辦學、行業和社會評估”的科學治理格局。


第三,突出行業在職業教育治理中的重要主體作用。


大力培育和賦能行業組織(即企業自我管理的聯合組織,類似德國雙元製的工商業聯合會和手工業聯合會兩個行業組織),政府部門賦權行業組織為主體開發職業標準、認證企業培訓師、組織職業證書考核、管理和頒發職業證書等,教育和人力資源等相關部門認可。開展省級行業組織培育和轉型試點,健全區域內同行業內企業自我管理機製,職業教育培訓評價組織融入行業組織,在政府部門監管下,按有關規定開發職業技能等級標準,負責實施職業技能考核、評價和證書發放。應提高行業指導能力,將行業人力需求調研、行業能力標準開發、職業資格標準和技能等級考核標準的製定等工作納入到行業的職能範圍。發揮行業協會等企業自我管理組織的積極作用,支持企業深入參與職業教育的人才培養過程,推進包括行業標準、地方標準和團體標準在內的職業教育標準化建設。


第四,應明確企業參與職業教育治理的義務,推動企業和社會力量舉辦高質量職業教育。


政府和行業應共同引導企業參與職業院校辦學的發展方向;鼓勵職業院校與行業企業人員交叉任職和擔任實職,在管理層麵上組成職業教育治理共同體。發揮企業在職業教育培訓方麵重要育人主體作用,鼓勵有條件的企業特別是大企業舉辦職業培訓中心或跨企業培訓中心,支持企業建立職業培訓師隊伍,支持和規範社會力量興辦職業教育培訓,鼓勵發展股份製、混合所有製等職業院校和各類職業培訓機構。


第五,完善高質量“雙師型”教師隊伍發展保障體係。


整體上應建立“職業院校教師+企業培訓師”新雙師職業教育師資隊伍建設體係。一方麵,持續建設高素質專業化創新型職業院校教師隊伍,推行產教融合的職業教育教師培養模式。支持新建職業技術師範大學,支持綜合性、行業型大學舉辦職業師範學院,改革職業教育教師資格考試製度,以課程學習和學分積累代替“一考定資格”的狀況,突出資格考核中的職教類型特色。科研引領教師專業化發展,支持建設若幹高校職業技術師範教育理論創新發展中心。可嚐試單獨開設職業技術師範教育國家教學成果獎項。另一方麵,創新設置一支專門的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的企業培訓師隊伍,由行業組織認定和考核企業培訓師的資格和作用。發揮企業培訓師的直接作用,是培養更多能工巧匠、大國工匠的必要條件,可以大大彌補現有職業院校“雙師型”教師隊伍的不足。


第六,形成國家統籌指導和社會多方參與的職業教育支持與服務體係,完善職業教育所需要的課程資源、教材、教學設備教具、職業證書等方麵高質量的保障與供給。

隻有治理體係的現代化才能保障職教資源建設的高質量供給。以教材為例,可組織行業專家、技能人才代表、職業教育教師代表、教材編寫專家等為核心編寫人員,依托多家大型出版社建立競爭性的全國性職業教育教材開發專門機構,緊跟先進的職業標準和技術前沿,合力開發權威性強、行業認可度高的教材資源,改變職業院校教師人人編教材、低水平重複的狀況。

第七,構建完善的職業教育研究諮詢服務體係。

一方麵,要加強和完善國務院職業教育工作部際聯席會議製度,建立若幹國家職業教育指導諮詢專項委員會,建立省級職業教育工作廳際聯席會議製度,促進國家政策的落實和地方實踐創新;支持一批職業教育智庫,在國家和區域戰略規劃、重大項目安排等方麵形成政策合力和實踐合力;鼓勵第三方參與職業教育評價,健全職業教育督導製度。另一方麵,支持構建中國特色職業技術教育學理論體係。支持一批職業教育科研機構開展中國特色職業教育理論體係的探索和總結,立足中國大地,構建中國式職業教育現代化的理論。政府應出台政策,推動職業教育理論界高質量地回應國家重大需求。